是初始点

2021-06-15 01:16

那么,哪些数据适合开放呢?吴甘沙认为:“不涉及个体的公共数据和科研数据都可以开放,涉及个体的数据要明确数据权属、隐私界定,获得拥有者授权,采用技术匿名化之后再考虑开放。”他同时建议,可以借鉴英美,开放原始数据,而非提炼数据,保证数据满足蒂姆·伯纳斯-李提出的数据开放五星标准。

当下,“互联网+”这一名词及其对应的发展趋势正方兴未艾,而吴甘沙则提出了“大数据×”这一说法。他说,大数据与很多传统产业融合在一起能够产生乘法效应,不同产业之间融合还能产生数据外部效应,即一个产业的数据如果用于另外一个产业,它能够迸发出巨大的价值。比如,金融数据跟电商数据碰撞在一起,就产生了像小微贷款那样的互联网金融;电信数据跟政府数据碰在一起,可以产生人口统计学方面的价值,帮助城市规划人们居住、工作、娱乐的场所等等。

尽管这些困惑尚无定论,但吴甘沙认为这也正是大数据的魅力所在。对于大数据,深耕多年的他认为,乐趣在于“当大多数人在考虑第n个阶段的时候,开始考虑n+1个阶段”。

对于大数据,吴甘沙常常理解为:“摩尔定律是指数社会的基因,而大数据是指数社会的蛋白质。”上世纪60、70年代,英特尔创始人之一的戈登·摩尔提出: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这一定律常常被用来形容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而吴甘沙认为,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数据爆发式增长在量上也越来越符合摩尔定律的指数递增规律。

“如果以世纪之交作为分隔线,上世纪的数据文化、思维和方法论还停留在前大数据时代,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思想本世纪初才破茧而出。”吴甘沙说。

而在吴甘沙的研究中,他越来越发现,乘法效应要充分发挥,必须走数据开放之路,让不同领域的数据真正流动起来、融合起来。“最开始,大数据的主要矛盾是互联网公司或在线数据太多的问题,接着,主要矛盾变成人没有能力从数据中提取价值的问题,最后主要矛盾变成中小公司、传统行业无法获得数据,数据孤岛的问题。”吴甘沙说,正因为如此,最近四五年,他个人的研究方向也从关注数据与机器的关系到关注数据与人,再到眼下关注数据与数据的关系。

对于正在争先发展大数据的贵阳,吴甘沙认为过去一年多的工作“非常棒!”,他同时给出了建议:要想在与北京等发达地区发展大数据的竞争中不落伍,人才聚集和可持续的供给非常关键。

但他同时指出,无论是数据的交易,还是交易过程中数据的定价,现在都没有标准的答案,“一来要从实践中摸索,二来要有意识地跟经济界做思想碰撞。”

他举例说,数据在公开市场交易的时候,是根据市场价值发现机制来定价,根据数据的种类来定价,还是根据数据访问api的调用次数来定价?现在企业的资产中有一部分无形资产是数据资产,那么这部分资产价值几何?个人数据是否也需要定价,每个人的数字足迹,它能产生的价值是不是应该由个人自己来享受,而不是完全让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从中获益……

2001年,分析师道格·兰尼提出大数据“大、杂、快”三大特征,随后詹姆斯·格雷将数据探索确立为科学研究中除了实验、理论、模拟之后的第四范式,2008年后,《自然》、《经济学人》、《科学》先后推出以大数据为主题的特刊。

目前,贵阳正通过宽带贵阳和全域公共免费wifi城市建设,推动社会企业和个人动态数据的“块”上集聚。吴甘沙认为,wifi采集数据的优点就是有数据发生所在地点的信息,方便把数据放到不同的语境中分析。但他也坚持,在数据集聚之后,同样需要明确获得用户对数据的授权。

他进而举例说,在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等现代前沿信息技术之中,大数据是根本和核心,云计算是方式和手段,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则是物化大数据和云计算价值的应用。

“这一系列思想大合唱终于在2012年使大数据成为显学。”吴甘沙介绍,这一年,达沃斯的《大数据,大影响:全球发展的新可能》和奥巴马政府的《大数据研发计划》共同确立了大数据在世界范围的战略位置,而涂子沛《大数据》和舍恩伯格《大数据时代》在国内的出版,也使2012年被称作中国的大数据元年。

“基因决定生命特征,是初始点,而蛋白质是生命的物质基础,是生命活动的主要承担者,也就是说,大数据会越来越像原材料,像货币,变成社会生命活动的主要承担者,关系到每一个人的数据化生存。”吴甘沙断言。

当前,贵州也站在了大数据产业的“潮头”。而环顾全球,大数据正以燎原之势,从一个热词迅速转化为科研院所、政府、企业、个人共同关注、研究、应用的对象,一种新的生产力正蓬勃兴起。贵州、贵阳要引领发展趋势,对话大数据专家,从他们那儿汲取智慧是一种事半功倍的途径。为此,记者近日专访了吴甘沙。

在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吴甘沙的微博上,有一句英文的自我简介,大致译为“勇敢而与众不同地思考大数据”。自2011年担任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首席工程师以来,他一直主持研究院大数据方面的研究,工作重点为大数据内存分析与数据货币化。站在大数据思维和技术研发“潮头”的他认为,研究大数据的乐趣在于“当大多数人在考虑第n个阶段的时候,开始考虑n+1个阶段”。

4月14日,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完成了首批交易。在吴甘沙看来,数据交易所这样一个基于市场进行价值发现和定价,连通大数据供需双方,让数据像股票交易那样高频率碰撞的交易市场,在大数据时代是大势所趋。“数据的安全共享和交易是英特尔中国研究院在大数据方面着力的三个方面之一。”吴甘沙介绍。

广义的数据开放还包括数据的共享及交易。吴甘沙认为,无论是传统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无论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都握有大量的数据,在大数据时代,如何让数据变成政府决策、企业经营的第一要素,数据的交易显得尤为关键。